详细信息
郑伟鹤博士:玩PE最好的时代已经过去

发表日期:2013-12-26 已经有1780位读者读过此文

郑伟鹤博士:玩PE最好的时代已经过去

 

郑伟鹤,天津南开大学国际经济法专业法学硕士。19944月至今为广东信达律师事务所合伙人。2000年创办深圳市同创伟业创业投资有限公司,担任公司董事长;现任上海市景林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董事、世联地产顾问(深圳)有限公司董事、深圳市南海成长创业投资合伙企业执行合伙人。

郑伟鹤先生是国经所校友,是国经所的兼职教授以及研究生第二导师,为国经所捐资设立了“同创伟业奖学金”。

 

 

[编者按]

  今年,对于私募股权这个市场而言,着实是风雨潇潇,有点黑暗前夜的味道。国内IPO停摆、海外上市惨淡令很多投资人今年的日子过得是无比艰辛。即使近期58和去哪儿的上市给投资者带来了些许暖意,但也难改这个寒冬的现实。

 

  站在这个行业的转折点上,我们该如何选择?又如何坚守?而那些已经激荡过行业风雨的投资大佬们面对现下的时局又有哪些思考和应对?时值,第十三届中国股权投资年度论坛之际,清科集团投资界特别奉献——“大佬,你说”独家专题,将采访多位业界领军人物,聆听他们的投资感悟和商业智慧,一同开启PE大时代!

 

  第三期受访的人物为本土人民币基金的翘楚——同创伟业创始人兼董事长郑伟鹤先生,就让我们来看一看他是如何提前布局大资管时代的。

 

[正文]

  在华尔街,律师出身的投资人多被认为难以获得成功。因为身为律师,他们所养成的职业习惯更多是看到事物的问题而非机会。而对于投资人来说,更多需要看到事物背后的机会但同时需要承担一定风险。

 

  本土投资圈中,同创伟业董事长恰恰是律师出身,而他所带领的同创伟业并非像华尔街投资人所担心的那样。相反,作为深圳首批创投基金,同创伟业以“快”著称。不论是投资一级市场还是大资管时代所带来的二级市场机会,郑伟鹤都能迅速作出判断。

 

  PRE-IPO的最好时代已过去

 

  深圳的创投机构更具“狼性”。因为他们亲眼目睹过周围“战友”的倒下,也明白弱肉强食的道理。从2000年至今的13年时间里,深圳倒闭的创投公司不下数百家,而能够坚持下来的大多成为业内强者。

 

  与深创投、达晨等雄厚的股东背景相比,同创伟业的郑伟鹤更像是一位“独行侠”。律师出身的他总是很擅于提前预测到未来机会,而且总能当机立断做出决策。“快”或许是同创伟业能够在弱肉强食的深圳创投圈中生存下来的最重要法则。

 

  对于经历过2001年互联网泡沫的郑伟鹤而言,今年的VC/PE市场的整体暗淡或许只是一个小小的“插曲”。守成者只能适应环境,变革者才能因势利导,改变决策,转危为机。

 

  “我们的决策从2012年开始已经有了一些变化,PRE-IPO的最好时代已经过去了,二级市场整体回报率在下降,投资开始向早期延伸,通过早期低估值来获取回报空间。”郑伟鹤坦言,目前的同创伟业已经开始向两级延伸:前段的早期投资和后端的二级市场投资以及并购业务。

 

  在别人眼中的危机恰恰成为郑伟鹤眼中的机遇。从2012年上半年开始,同创伟业在早期投资逐渐加大。近两年,其所投资的早期项目达到了26个。其中,其第一个早期投资项目江苏大丰丰泰在同创伟业投资后一年内得到了黑石的投资,项目增值5倍。

 

  在早期投资中,同创伟业在手游领域的投资逐步增大。手游的估值已经趋于合理,而且优秀的团队也急需资金来扩大业务。“像手游这类企业,很难从其它方向融到资,与VC合作是最快的融资方法。”据郑伟鹤介绍,目前同创伟业投资手游早期团队一般单笔投资估值在10002000万左右。除了已经投资了有米传媒外,与腾讯微信首批合作的第三方游戏公司晶合思动是郑伟鹤最为看好的公司之一。

 

  和手游类似的是文化创意产业。在前两年火爆后,文化创业产业进入一个相对“平淡期”。郑伟鹤认为,和之前只要打着文化创业产业就能融来资相比,现在的投资变的更加合理。与许多基金扎堆电影产业相比,郑伟鹤并不太看好电影产业的直接投资。“基金直接参与影视投资风险太大,因为利润模式和股权投资完全不同,而且中国的电影产业市场复杂多变,不太适合股权投资。”

 

  相比之下,同创伟业更乐意关注那些早期的文化产业团队。比如今年投资的剧角映画就是一家为电影提供专业化市场营销的公司。“我们只会做自己擅长的事,投资与电影文化产业相关的周边产品和服务是我们的应该做的。”郑伟鹤坦言。

 

  在进行早期投资的同时,同创伟业也积极开拓项目的退出渠道,在IPO停发的时候依然保证所投项目的顺利退出。同创伟业在2013年完成了十多个并购和回购案例,其中2011年投资的深越光电被上市公司星星科技并购,2年时间内实现了5.2倍的投资增值,为项目退出打造了一条创新的畅通通道。

 

  跨界“混搭”是趋势,主动拥抱互联网

 

  互联网金融的火爆让跨界融合成为了新的趋势,对于投资人而言则找到了新的投资突破口。在郑伟鹤看来,传统的PC互联网,极大的接管了人们的视觉和注意力,如今随着移动设备的普及、可穿戴设备的兴起、以及未来文语转换技术、体感技术的通用,人们的触觉、听觉、嗅觉和味觉等等都将被互联网介入和接管。将意味着,如果企业不在互联网上有所作为,那就将失去了到达客户的最具主导性、支配性的通路。

 

  这种变化也带来了新的商业机会。以消费领域为例,互联网不仅仅作为产品的销售渠道存在,互联网的介入改变了产品的设计、品牌的调性、促销的方式、产品的价格系统、物流方式等供应链的各个层面。同时,以“透明”、“开放”、“免费”、“迭代”、“口碑”、“群体参与”、“去中心化”、“唯快不破”和“极致体验”等等为特征的互联网思维,正在以无法阻挡的势头,渗入商业世界的方方面面。

 

  因此,需要主动思考通过有效方式来拥抱互联网/移动互联网,适应基于互联网思维的商业原则。此前,同创伟业已经投资了好贷网,而在未来,医疗与互联网的结合已经类似于可穿戴设备的触控技术是郑伟鹤最为看好的两个方向。

 

  不过,面对时下火热的互联网金融,郑伟鹤则持谨慎态度。在他看来,目前的互联网金融包括基金销售、产品管理和贷款服务等开放入口。虽然这些方向有一定创新,但政策暂不明朗,很难判断趋势。“互联网金融现在更多地还是停留在渠道上,但基本已经被BAT三巨头垄断。核心的部分还是在产品,不过面临政策性风险,我们还在观察。”郑伟鹤介绍。

 

  我是二级市场的FOF  大资管时代没有一二级界限

 

  本土人民币基金中,能够在股改全流通前坚持下来的都有过阶段性的“非主营业务”。达晨一度想过做地产,深创投曾经考虑过做定增,而郑伟鹤在同创伟业最困难的时期则是通过二级市场分散投资取得回报。

 

  事实上,郑伟鹤涉及二级市场要比一级市场早的多。早在做律师时期,他所负责的业务就是一些IPO方面的咨询业务,这也是他选择深圳创业的原因。因为离港交所和深交所都比较近,方便他了解市场信息。

 

  据说,郑伟鹤二级市场的投资眼光不亚于专业公募基金经理,在股市活跃的2005年和2007年他甚至还建立过自己的投资模型。股改全流通前,同创伟业曾和其它人民币基金一样遭遇过一段时间的“冷淡期”,不过由于郑伟鹤二级市场的投资功夫了得,所以公司整体的投资收益并未受到太大影响。

 

  随着股改全流通和创业板的开启,郑伟鹤逐渐把重心转移到了一级市场投资上。“我们是十多家二级市场私募基金的投资人,同创伟业更像是一个二级市场的FOF”早前,郑伟鹤曾经投资了景林资产并且担当董事。

 

  对比一二级市场,郑伟鹤认为:一级市场投资实业,需要耐心、长线眼光和增值服务能力,投资人需要根据行业变化来判断未来趋势。与此同时,二级市场流动性选择较多,投资周期也相比于一级市场更短,但一些非理性的市场因素经常会影响投资判断,需要投资人通过市场经验和投资分析来做出准确的估值。

 

  不过,这并不影响他对大资管时代的看好。同创伟业目前已经开始向大资管方向转型。在郑伟鹤的描述中,同创伟业未来的架构主要分为三部分:前端的早期VC机会依然会是以新兴产业为主,文化、手游、消费、互联网、生物医药是主要投资方向;中端围绕着成长期投资展开,包括此前的PE投资,二级市场的定增业务等;后端则以纯二级市场为主,比如参股一些阳光私募基金,同时还包括相关的并购业务。“我们希望建立一个打通一二级市场的全资管业务,这也符合LP们的投资需求。”郑伟鹤介绍。

 

 


版权所有:南开大学跨国公司研究中心
电话:86-22-23508291 传真:86-22-23502437
E-MAIL:ctsnk@nankai.edu.cn 地址:天津市南开大学卫津路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