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信息
NO.75 通过双边投资协定与区域贸易协定吸引FDI时,协定内容重要吗?

发表日期:2012-10-18 已经有2265位读者读过此文

哥伦比亚国际直接投资展望

哥伦比亚大学威尔国际可持续投资中心

FDI热点问题的观点

系列75    2012730

主编:Karl P.Sauvant (Karl.Sauvant@law.columbia.edu)

执行编辑:Jennifer Reimer (jreimer01@gmail.com)

 

通过双边投资协定与区域贸易协定吸引FDI时,协定内容重要吗?

Axel Berger, Matthias Busse, Peter Nunnenkamp Martin Roy*

 

一般来说,双边投资协定(BITs)和区域贸易协定(RTAs)对吸引FDI水平的影响与核心投资条款的内容有关。然而,在之前的实证文献中,BITsRTAs通常被视作黑盒子,忽略了两个重要的法律创新:一个是投资者与东道国争端解决机制(ISDS),另一个是准入前的国民待遇(NT)规定[1]

1978-2004[2]年期间28个母国与83个发展中东道国为样本,评估BITsRTAs分别对两国双边FDI流量的影响。评估结果充分显示,自由准入规定能促进双边FDI流量。例如,倘若某一东道国与所有可能的贸易伙伴国开始签订有准入前NT规定的RTAs(在此之前的RTAs中不包括准入前的NT规定),则该国在FDI总流量的份额将提高近30%。为了进行研究分析,我们运用大量的控制变量,以及不同的估计方法来检验结果的稳健性,发现该因果关系不是反向的。但是,如同其他的相似研究,我们的模型即不能解决数据的局限性问题,也无法解释在FDI准入方面的单边变化。与NT规定相比,似乎ISDS机制起的作用不大。

同样,与人们所预期的相比,一些类似投资规定对双边FDI流量的影响取决于这些规定是否包含在RTAs或者BITs中。就自由准入与有效争端解决机制方面,RTAs并未向外国投资者提供特殊之便,故双边FDI未受其影响,反而可能会导致东道国以出口替代FDI。相反,无论是争端解决机制还是市场准入条款,外国投资者应对BITs时更加自如。近期,一些BITs不再只局限于保护投资者,而是扩展到FID的自由化。这令人很惊讶。对此的一种合理解释是,有关BIT谈判的介绍较少,再加上其极具技术性的特点;外国投资者往往将BITs视作包含一系列相似条款的协议,而没有深究繁杂的法律条款。显然,有必要进行深入的定性研究才能更好地了解,当投资者做出投资决定时,是如何考虑BITsRTAs的。[3]

我们的研究结果表明,力图吸引FDI的各国政府可能更加注重做出全面的、透明的准入承诺。似乎准入前NT的市场准入保证才能导致更多的FDI流入。NT条款使用负向列表的形式,增强了法律保护力度并且提高了对准入日期的预测性。如果准入前NT规定能涵盖各个行业,准确地列出不符合规定的举措以及当前开放程度下市场准入的普遍约束条件,那么其吸引FDI的效应就会很明显。许多将NT规定局限于特定行业的约束方法似乎不再有效。

涉及在BITsRTAs两者之间做选择时,力求吸引FDI的政策制定者陷入了困境。RTAs的可协商性以及认可度往往具有高度的政治性。这有助于提醒外国投资者,并能增加FDI流入。然而,RTAs条款的涵盖范围通常比BITs更广,从而增加了额外成本。政策制定者应该知道,如果RTAs只注重贸易的自由化,那么将无益于促进FDI。另一方面,BIT谈判的技术性有这样一种效应:很少有外国投资者知道BITs中包含更多的有利条款。因而,投资促进机构承担了主要责任,即让外国投资者相信深究BITs中附属细则是非常值得的。

     (南开大学国经所徐国方翻译)

转载请注明Alex Berger等,在双边投资协定与区域贸易协定下吸引FDI时,定内容重要吗?No.752012730日。转载需经哥伦比亚维尔可持续国际投资中心授权(www.vcc.columbia.edu)。

请将副本发送至哥伦比亚维尔中心 vcc@law.columbia.edu

如需详细信息请联系:维尔哥伦比亚国际可持续投资中心,Jennifer Reimer, jreimer01@gmail.com 或者 jreimer@lyhplaw.com

Ms. Lisa Sachs女士领导的哥伦比亚维尔可持续国际投资中心(VCC-www.vcc.columbia.edu)是由哥伦比亚法学院和地球研究所联合建立的研究机构。它力图成为全球经济环境下的对外直接投资事务的领导者。VCC致力于分析和传授基于公共政策和国际投资法视角下FDI的影响。



* Axel Berger (axel.berger@die-gdi.de) 是德国发展协会世界经济与发展金融部的一名研究员;Matthias Busse (matthias.busse@rub.de) 是一名国际经济学教授,并是波鸿鲁尔大学发展研究与政策机构主任;Peter Nunnernkamp (peter.nunnenkamp@ifw-kiel.de) 是基尔世界经济机构“全球劳动分工”与“减少贫困,股权与发展”等研究领域的一名资深研究员;Martin Roy (Martin.Roy@wto.org) WTO秘书处的顾问;作者希望感谢Andrew Guzman, Lauge Poulsen 以及 Jeswald Salacuse 提出的有益评审意见。本文作者所表达的观点不代表哥伦比亚大学或其合作伙伴及支持者的观点。哥伦比亚FDI展望 ISSN 2158-3579)是同行评议刊物

[1] 近期修改BITsRTAs的努力有助于解决这个缺口。Jason Yackee 根据ISDS条款对BITs进行了分类。(Jason Yackee, “BITs真得有作用吗?对投资协议与国际直接投资的实证关系再次进行研究Karl P.Saucant Lisa E.Sachs,协定对国际直接投资的影响:双边投资协定,双重课税协定与投资流动 (牛津大学:牛津出版社,2009年),页码379-394)。我们对Yackee的工作进行了补充,并且就准入前期NT规定对BITsRTAs进行了编译。(Axel Berger, Matthias Busse, Peter NunnenkampMartin Roy贸易和投资协定能导致更多的FDI吗?解释黑盒子里的关键条款”, 国际经济与经济政策(即将发表))。设有此类条款保证了跨国公司(MNEs)的准入。关于准入前NT条款,我们将BITsRTAs分成四种类型:第一种类型是最自由和透明的,其采用一种负向列表的方式,并列出现有的非一致举措;第二种类型也采用负向列表,但是非一致举措透明度较低;第三种类型采用一种局限于服务行业的正向列表方式;最后一种类型不包括任何有关准入前期NT条款。

[2] 同上。

[3] 有关这个主题的各种计量经济研究与近期的调查证据相悖,后者表明MNEs在决定投资地及投资额时很少考虑BITs。在估计FDI成本驱动与市场驱动动机两者之间的相对重要性时,调查与计量经济研究证据之间类似的不一致性同样存在。


版权所有:南开大学跨国公司研究中心
电话:86-22-23508291 传真:86-22-23502437
E-MAIL:ctsnk@nankai.edu.cn 地址:天津市南开大学卫津路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