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信息
NO.72 投资促进与FDI流入

发表日期:2012-10-18 已经有2258位读者读过此文

哥伦比亚国际直接投资展望

哥伦比亚大学维尔可持续投资中心

FDI热点问题的观点

系列72   2012618

总编辑:Karl P. Sauvant (Karl.Sauvant@law.columbia.edu)

执行编辑:Jennifer Reimer (FDIPerspectives@gmail.com)

 

投资促进与FDI流入

Torfinn Harding Beata Javorcik*

 

诸多因素制约着外商直接投资(FDI)流进发展中国家。其中两个——纯粹的信息缺乏和程序繁琐——很容易通过投资促进得到改善。

在国外从事FDI之前,投资者应先熟悉东道国现行规章制度。他们需分析投资的发展前景,获取有关劳工成本的详细信息,以及了解潜在合资伙伴或投入供应商的情况。在发达国家,信息获取很容易,并且咨询公司也能起到一定作用。但在发展中国家,商业信息常常很难搜集。

一旦做出投资决定,投资者就需遵循一系列行政手续。世界银行的全球商业环境报告显示,这些手续相当繁杂。例如,开办企业所需手续数从格鲁吉亚的2个到赤道几内亚的21个不等。完成注册在格鲁吉亚要2天,在苏里南则需649天。

投资促进可以降低信息缺乏引起的负面影响,减轻行政手续带来的负担,进而促进FDI流入。[1]相较于成为目标产业前和非目标产业,投资促进局的目标产业得到了多出一倍的FDI。重要的是,这一效应不受富有前景目标产业的影响。[2]2004年,行业投资(与正FDI流量结合的国家行业)中值达1100万美元,由此看来效应大小是合理的。因此,预计投资促进每年将带来1700万美元的额外流入。

投资促进究竟如何增加FDI流入?FDI区位选择一般包含四个阶段。首先,列出820个潜在东道国,包括热门FDI目的地,靠近现有业务的国家以及新兴FDI目的地。对于IPA来说,第三组代表着机遇,即通过商业广告宣传和参加行业展览会,吸引投资者对其国家的关注。第二阶段,基于对成本和经营环境的权衡,投资者从列表中选出大约五个地点。由于投资者很少能在这个阶段考察备选地点,所以获取潜在东道国相关信息就至关重要。一些IPAs在其网站上提供最新、最详细、最准确的信息,并乐于详细解答投资者疑问,这将增加该国进入最终名单的机会。第三阶段,投资者一般会参观东道国,使得IPA有机会详述当地区位优势,介绍潜在投资地点以及推进与当地商业团体的联系。通过提供投资激励信息和协助注册,IPAs也在第四、第五阶段发挥作用。

通过推进信息获取便利化及减轻繁杂程序带来的负担,IPAs促进FDI流入。更具体地说,投资促进在官方语言非英语及文化意义上远离美国的国家更有效。投资促进减少了美国投资者和东道国间的信息交流障碍,以上两项发现与此一致。此外,投资促进在政府低效、腐败程度较高、创办企业或取得施工许可耗时较长的国家更奏效,这也与投资促进可以简化繁杂程序相一致。

 

(南开大学国经所王媛翻译)

 

转载请注明Torfinn Harding Beata Javorcik隆重欢迎外国投资者:投资促进和FDI流入,哥伦比亚投资展望,系列722012618日。转载需经哥伦比亚维尔可持续国际投资中心授权(www.vcc.columbia.edu)。请将副本发送至哥伦比亚维尔中心 vcc@law.columbia.edu

如需详细信息请联系:维尔哥伦比亚国际可持续投资中心,Jennifer Reimer, FDIPerspectives@gmail.com jreimer@lyhplaw.com.

 

Lisa Sachs女士领导的哥伦比亚维尔可持续国际投资中心(VCC – www.vcc.columbia.edu)是由哥伦比亚法学院和地球研究所联合建立的研究机构。它力图成为全球经济环境下的对外直接投资事务的领导者。VCC致力于分析和传授基于公共政策和国际投资法视角下FDI的影响



* Torfinn Harding (torfinn.harding@economics.ox.ac.uk) 是牛津大学经济系富裕经济体资源分析中心的一名研究员。他也隶属于挪威统计局、新学院和CESifoBeata Javorcik (beata.javorcik@economics.ox.ac.uk)是牛津大学国际经济学教授,也是经济政策研究中心的研究员。作者感谢 JHenry Loewendahl, Karin Millett,以及Stephen Young对本文的有益建议。本文中作者的观点不代表哥伦比亚大学或其合作伙伴及支持者的观点。哥伦比亚直接投资展望(ISSN 2158-3579)是同行评议刊物。

[1] 习惯用法,参见我们的"Roll out the red carpet and they will come: Investment promotion and FDI inflows, Economic Journal, vol. 121 (December 2011), pp. 1445-1476. 我们的研究利用国家、产业和时间中投资促进的差异,以及这样一个事实,大部分投资促进局(IPAs)以特定产业为目标来吸引FDI。它利用特定产业投资促进的数据,详述了19902004年间美国FDI流入95个发展中国家的情况,并以此进行了差分法分析。

[2] 样本排除了这样一些国家,它们以产业过去吸引FDI的成功与失败来设定目标。没有证据表明产业目标设定与之前目标有关。最终,严格的外生性检验没有拒绝经验战略的有效性。通过加入国家-年份固定效应,分析控制了东道国经营环境的变化;通过加入国家-产业固定效应,控制了不同地点产业的差异性;通过加入产业-时间固定效应,控制了对特定产业FDI供给的冲击。


版权所有:南开大学跨国公司研究中心
电话:86-22-23508291 传真:86-22-23502437
E-MAIL:ctsnk@nankai.edu.cn 地址:天津市南开大学卫津路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