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信息
NO.71 小题大做?国有控股实体与德国投资法的修改

发表日期:2012-10-18 已经有2307位读者读过此文

哥伦比亚国际直接投资展望
哥伦比亚大学维尔(Vale)可持续国际投资中心
FDI热门问题的观点
系列71 2012年6月4日
主 编:Karl P. Sauvant (Karl.Sauvant@law.columbia.edu)
执行编辑:Jennifer Reimer (jreimer01@gmail.com)
 
Thomas Jost*
 
主权财富基金(SWFS)与国有企业(SOEs)(统称为国有控股实体SCEs)对外投资的趋势有所上升,从而引起各方关于其可能威胁国家安全的担忧,认为其国际直接投资更多的是出于政治目的而非经济目的。尽管发达国家认为SCEs对外投资趋势的增多不会导致新的FDI壁垒,但是多个国家对其投资法进行了修改,加强了其政府对FDI流动的监督力度。2009年德国也收紧了其外国投资制度。德国投资法修改后,德国首次发生了什么?
德国外贸与支付修正法案于2009年4月正式实施。根据该新法案,联邦经济与技术部(BMWI)可以审查外国投资,并且可以暂停或者禁止威胁到国家安全与社会治安的交易。新法案适用于这样的收购行为——非欧盟国或非欧洲自由贸易协会国的买家对德国上市与非上市公司收购的股权达到25%以上;同时,该法案未明确区分外国私人投资者与公共投资者。[1][1]该法案早在金融危机爆发前就已开始筹备,最终依据美国法案而成型。
依据当前的法案,并非强制要求外国投资者提交收购德国企业的通知书。相反,BMWI搜集关于外国投资者并购的信息,并在3个月内对这些交易进行审查。BMWI在2008年预测,每年大约只有10项外国投资需要接受审查。外国投资者不太确定其投资是否会引起过国家安全的担忧,但是他们可以申请无异议证明。许多经济学家和政治评论员都对德国修改投资法这种做法进行了批评,然而德国政府辩称,该新法案只是预防性的举措,并且不会用于区别对待SCEs。
迄今,德国官方十分谨慎地实行新法案。在2009年4月至2011年12月期间,没有一项外国对德国公司的收购案被暂停或禁止,并且BMWI也尚未启动一次审查程序。在此期间,外国公司申请无异议证明的案例有99个。其中98个案例,在平均两个星期内,外国投资者就能拿到(无异议)证明。另外一个案例,潜在的外国投资者因为未知的原因被限制其投资。[2][2]
最近几年,SCEs在德国公司部门的投资显著上升。从德国输入FDI存量的统计数据显示,SCEs的FDI不是分散的;但是来自东道国(例如中国、伊朗、俄罗斯与阿拉伯联合酋长国)SCEs的FDI在过去十年出现了强劲地增长,从2000年的不到20亿美元增长到2009年的85亿美元。[3][3]SWFs获得了德国多家著名公司的股份。例如,在2009年年末,卡塔尔投资局获得了全球第三大汽车生产商大众汽车价值高达96亿美元股票,从而将其在该公司的股票份额提高到了17%。大部分此类投资位于25%这个界限之下,否则会引发出于安全担忧的审查。但是,海湾合作委员会国家的SCEs也会收购几家德国小规模的非上市公司。在大多数的此类收购案中,他们会收购德国公司股权的50%多,通常是100%完全收购。
尽管德国对其投资法进行了修改,但是其仍然对FDI保持开放。2010年,OECD继续将德国排在全世界内向型FDI最开放的国家当中,位列法国、日本、英国与美国之前。相比之下,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在3年(2008-2010)内对313起交易进行了审查,其中30%接受正式调查。[4][4]
德国政府谨慎实施新法案与SCEs在德投资的增长可以用不同的方式来解释:一方面,投资法的修改是成功的,并且通过了实际验证:德国依然是商业活动的开放国。另一方面,你可以询问德国政府是否在修改投资法上反应过度,有点小题大做。与多数其他经济体一样,德国公众关于采取严厉措施阻止SCEs投资的争论已经平息下来。2011年,没有关于发达国家出于国家安全考虑修改该国投资法的报道。自从里斯本条约生效以来,欧盟获得了关于FDI的管理权限。目前,德国投资法修改的实际影响还是未知数。
(南开大学国经所徐国方翻译)
 
 
转载请注明“Thomas Jost,’小题大做?国有控股实体与德国投资法的修改’,哥伦比亚FDI展望,系列71,2012年6月4日。转载需经哥伦比亚威尔可持续国际投资中心授权(www.vcc.columbia.edu)”
请将副本发送至哥伦比亚威尔中心VCC@law.columbia.edu。
如需详细信息,请联系:哥伦比亚Vale可持续国际投资研究中心,Jennifer Reimer, jreimer01@gmail.com或jreimer@lyhplaw.com.
由Lisa Sachs女士领导的哥伦比亚维尔可持续国际投资中心(VCC – www.vcc.columbia.edu),是由哥伦比亚法学院和地球研究所联合建立的研究机构。它力图成为全球经济环境下的对外直接投资事务的领导者。VCC致力于分析和传授基于公共政策和国际投资法视角下FDI的影响。


[1][1] Thomas Jost, “主权财富基金与德国政策反应”, Karl P. Sauvant, Lisa Sachs 和 Wouter P.F.Jongbloed, 主权投资:担忧与政策反应(纽约:牛津大学出版社,即将来临的2012)
*Thomas Jost (Thomas.jost@h-ab.de) 是阿沙芬堡应用科学大学的经济学教授。作者希望感谢Rudolph Dolzer, Justus Haucap, Steffen Hindelang和 Joachim Steffens等人对之前本文提出的友谊建议。本文中作者的观点不代表哥伦比亚大学或其合作伙伴及支持者的观点。哥伦比亚国际直接投资展望(ISSN 2158-3579)是同行评议刊物。
2信息由BMWI提供。该部官方出版的报道不可获得。
[3][3] Thomas Jost,“德国内向型FDI及其政策背景,2011年更新”,哥伦比亚FDI简介,2011年11月19日。
[4][4] 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国会年度报告,2011年12月。

版权所有:南开大学跨国公司研究中心
电话:86-22-23508291 传真:86-22-23502437
E-MAIL:ctsnk@nankai.edu.cn 地址:天津市南开大学卫津路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