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信息
NO.70 FDI,追赶性增长的阶段与阶段聚焦战略

发表日期:2012-10-18 已经有2298位读者读过此文

哥伦比亚国际直接投资展望

哥伦比亚大学维尔(Vale)可持续国际投资中心

FDI热门问题的观点

系列70  2012528

   编:Karl P. Sauvant (Karl.Sauvant@law.columbia.edu)

执行编辑:Jennifer Reimer (jreimer01@gmail.com)

 

FDI,追赶性增长的阶段与阶段聚焦战略

Terutomo Ozawa*

 

本文回应了Francisco Sercovich对笔者先前的“展望”中关于FDI引领工业起飞的观点的评论[1];在先前的“展望”中,笔者把国际直接投资(FDI)描述为追赶式工业化[2]的“点火器”。而Francisco Sercovich在文中则强调了“丰富而差别细微的各种战略选择”[3](比如,科学和技术(S&T)(能力建设)政策,工程学教育,(建立韩国)财团式企业吸收技术,研发(R&D)能力),但是,这些仅与追赶(catch-up)的较高阶段紧密相关,而与笔者在先前的“展望”中所聚焦的“起飞”阶段并关联。增长的不同阶段的结构性变化所产生的经济发展,需要与该阶段相适应的聚焦战略。

FDI引领起飞适用于追赶(catch-up)的初始阶段;在初始阶段中,劳动力丰富的新兴经济体在低端制造业具有与生俱来的比较优势。而较高阶段明显地越来越多地建立在知识之上,而且要求更为复杂的实现途径。如笔者先前所述,“由于已经迈向更高的发展阶段,中国现在将不得不调整和完善其发展战略……[4],而每一阶段都需要不同的预备措施,制度体系和战略[5](与之适应)。

而且,幼稚工业保护(IIP)的理念已开始被夸大而几乎掩盖了(其余)各种发展途径。不同于由亚历山大•汉密尔顿(Alexander Hamilton)和弗里德里希•李斯特(Friedrich List)提出的传统IIP理论——其强调了进口替代以保护与促进本国产业——而不是像通常的发展政策,允许外国进入本国产业;FDI引领模式已被概念化。

在这方面,日本战后在资本密集型产业(比如,钢铁,机械,汽车)的现代化过程中,通过引入和改进西方技术,有效地实施了汉密尔顿-李斯特IIP战略。但是,受战争严重毁坏的日本最初是从具有比较优势的劳动密集型的轻工业开始,并随之快速重建恢复了出口产品(如玩具,纺织品)。事实上,日本并不亟需发展轻工业(以支持现代化进程)——但却因此而避免了外国跨国公司(MNEs)的投资进入。

与之相反,在1960-1970年代,新加坡,中国台湾省以及韩国刻意设立了出口加工区域以吸引劳动寻求型FDI,因为他们缺乏生产出口制成品的经验。而且,他们在吸引劳动密集型的制造业方面快速取得成功,这是工业现代化的第一步。中国也仿效了邻居的成功经验,于1978年开放了贸易和FDI。中国的经济特区和廉价劳动力吸引了外国跨国公司(MNEs)进入并建立起了中国低成本、出口拉动的制造业,很快地缓和了贫困情况。

FDI引领的起飞从而成为一个新的工业化助推器,以及更为方便的内向型IIP战略之一。工业现代化的这样一个开端并不要求Sercovich引用的复杂的方法。事实上,这也正是为什么世界银行正催促中国将其低薪工厂迁往非洲以鼓舞当地工业化进程的原因;虽然非洲(除南非外)仍然缺乏(实施)差别细微的战略的能力(比如,科学和技术(S&T)的能力,(韩国)财团式的技术能力,以及可与外国跨国公司(MNEs)竞争的研发(R&D)能力)。

当韩国开始从建于1970年的马山市(MASAN,韩国港口城市)出口加工区域出口劳动密集型产品(如假发,玩具,鞋类)时,事实上,他们并不需要将财团型企业作为战略选择之一。仅在随后的追赶(catch-up)的较高阶段(即重工业和化学工业工业化以及装配工业的发展),财团才变成一个强大的工具——正如日本战后企业集团(keiretsu一样——以建立规模驱动型,资本密集型工业(比如,造船,机械,微芯片,汽车)。确实,政府早在1960年代末就已开始聪敏地致力于利用贸易保护与补贴政策确立这些(属于工业化)较高阶段的工业(比如,1969年颁布的《电子工业促进法》最初是为了鼓励黑白电视的组装产业,即从基于知识的工业的末端开始)。但是,所有这些工业都仅在最近数十年来才开始具备国际竞争力。有趣的是,在信息科技引领创业和创业企业的时代下,财团或许甚至目前已被认为是过时了。

因而,阶段式观点(即对追赶(catch-up)进行分阶段考虑)的重要性再怎样强调都不为过。例如,当前的情况下,要求非洲未工业化国家组建财团型企业并投资建立科学与科技(S&T)的(发展与研发)能力为时过早;反之,非洲应该首先应用其有限的发展资源(包括与之适应的政策制定能力)吸引FDI进入劳动密集型制造业以作为FDI引领起飞的“点火器”。这是世界银行必须应考虑的。确实,也可能有其他选择,比如培育中、小型本土制造企业,寄希望于通过出口引领起飞。一些人甚至提出一种跳跃式的战略,直接进入高端产业。但这种方式,即使可行,风险与发展也不平衡,而且置该区域在劳动密集型产业的比较优势而不顾——那么穷困的民众仍将处于失业中。但是,一旦(国家)获得强劲推动开始起飞,也需要更复杂的适合较高阶段的战略支持追赶(catch-up)。总之,首先开发利用与生俱来的优势,然后尝试“创造”新的优势是合理的。

 

(南开大学国经所谭人友翻译)

 

 

 

转载请注明:“Terutomo OzawaFDI,追赶性增长的阶段与阶段聚焦战略’《哥伦比亚外商直接投资展望》,2012528日第70期。转载需经哥伦比亚Vale可持续国际投资研究中心 (www.vcc.columbia.edu)授权请将副本发送至哥伦比亚Vale研究中心vcc@law.columbia.edu.

 

如需详细信息,请联系:哥伦比亚Vale可持续国际投资研究中心,Jennifer Reimer, jreimer01@gmail.comjreimer@lyhplaw.com.

Lisa Sachs女士领导的哥伦比亚维尔可持续国际投资中心(VCC – www.vcc.columbia.edu,是由哥伦比亚法学院和地球研究所联合建立的研究机构。它力图成为全球经济环境下的对外直接投资事务的领导者。VCC致力于分析和传授基于公共政策和国际投资法视角下FDI的影响。



* Terutomo Ozawa (T.Ozawa@Colostate.EDU) 是科罗拉多州立大学经济学名誉退休教授,以及哥伦比亚大学商学院,日本经济与商业研究中心,副研究员。作者感谢Raphael Kaplinsky, Rajah RasiahDennis Tachiki对文章早期版本的有益建议。作者文中表达的观点并不代表哥伦比亚大学或其合作伙伴以及支持者的观点。哥伦比亚国际直接投资展望(ISSN 2158-35790)是同行评议刊物。

[1] Francisco Sercovich,“知识,对外直接投资和赶超战略”,哥伦比亚国际直接投资展望,系列5320111219日)。

[2] Terutomo Ozawa,“工业化初期跨国公司的作用:从幼稚产业保护FDI引领工业起飞”,哥伦比亚国际直接投资展望,系列39201166日)。

[3] 引自Sercovich所撰写的系列53中的第一段。

[4] 引自Ozawa撰写的系列39中的第九段。

[5] 一个政策框架,参见Terutomo Ozawa提出的“主导部门增长”模式,原文载于“The (Japan-born) ‘flying-geese’ theory of economic development revisited -- and reformulated from a structuralist perspective,” Global Policy, vol. 2 (October 2011), pp. 272-285.


版权所有:南开大学跨国公司研究中心
电话:86-22-23508291 传真:86-22-23502437
E-MAIL:ctsnk@nankai.edu.cn 地址:天津市南开大学卫津路94号